\u003c/p>\u003cp>國家統計局近日公布的人口基本情況中,南京繼續坐穩榜單,成為江蘇唯一入圍 特大城市的“選手”。\u003c/p>\u003cp>值得一提的是,在去年住建部曾公布《2019年城市建設統計年鑒》中,符合中國超大城市標準的有6座城市,特大城市有10個城市。\u003c/p>\u003cp>對比兩份清單,今年的榜單中,超大城市從6個擴大至7個,成都首次“升級”,而特大城市由10個增加到14個,新晉成員為佛山、長沙、哈爾濱、昆明、大連。\u003c/p>\u003cp>面對發布的數據,很多人疑惑,為何佛山、東莞都已晉級特大城市,而作為江蘇強市,蘇州為何一直落榜?而蘇州的發展定位又在何方?\u003c/p>\u003cp class=\"textAlignCenter\">\u003cstrong>蘇州為何落榜?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縱觀這次公布的名單,在特大城市行列中,廣東、遼寧、山東都有多個城市入選,而江蘇作為GDP位居全國前列的省份,只有省會一座城市入選。\u003c/p>\u003cp>2020年,南京實現地區生產總值14817.95億,超越天津,首次挺進全國前十。但與此同時,蘇州實現地區生產總值20170.5億,而南京、蘇州兩者的差距由2019年的5205.65億擴大為2020年的5352.55億。放眼全國,在2020年GDP十強地級市中,蘇州更是一騎絕塵,相比與佛山、東莞幾乎高出了一倍,卻為何遲遲拿不下一座特大城市?\u003c/p>\u003cp>從國家統計局的統計說明中,就可看出端倪,在說明中,明確表示了城區常住人口500萬以上1000萬以下的城市就可以為特大城市了。但這里的城區是指在市轄區和不設區的市,區、市政府駐地的實際建設連接到的居民委員會所轄區域和其他區域,不包括鎮區和鄉村。\u003c/p>\u003cp>從人口來看,根據最新的統計結果,南京的常住人口為931萬,蘇州的常住人口為1275萬,遠超了統計數據,但劃分到市轄區的城區人口,蘇州便沒有了優勢。\u003c/p>\u003cp class=\"textAlignCenter\">\u003cimg src=\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1_39/008902A7ABA3A43862DAFB674EFD22630BE6ED7E_size113_w1080_h721.jpg\" />\u003c/p>\u003cp>蘇州,共轄5個市轄區、代管4個縣級市。雖然市域總人口達到了1274.8萬人,但下轄昆山、張家港、常熟和太倉四個縣級市的人口合計就占了600多萬人,扣除這4個縣級市之后,蘇州市轄區人口只剩下670萬人。而在市轄區中,目前只有姑蘇區的城鎮化率達到了100%,虎丘區、吳中區、相城區、吳江區、工業園區的城鎮化率分別為89.62%、73.29%、71.59%、70.28%、99.81%。再扣除這部分農村戶籍后,蘇州的城區常住人口離500萬就有了差距,這也是蘇州連連落榜的原因。\u003c/p>\u003cp class=\"textAlignCenter\">\u003cstrong>撤市設區是晉級的出路?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按照應試考試的模式,既然需要城區人口,那對于蘇州的晉升之路,需要撤市設區嗎?\u003c/p>\u003cp>前文說到了蘇州四個下轄市,無論從人口還是經濟水平,其實名義上是縣級市,實際地位都早就不低于中等級別的地級市。\u003c/p>\u003cp>而經濟權限方面,歷經多年的發展,除了國家的硬性規定,蘇州其實從未對各縣市有過限制。反而四市從一定程度上還反哺了蘇州,四市的經濟總量之和,幾乎占據了整個大蘇州GDP的一半以上,加之不同的發展定位和區位優勢,蘇州形成了一個百花齊放的特殊城市發展局面。\u003c/p>\u003cp>縱觀全國的大中城市,其經濟實力的分布都是遵循相同的規律,即是從市中心往外走,基本上都是經濟實力遞減。而蘇州卻像是一個城市群,主城區經濟實力并不是最強的,反而是距離市區比較遠的下轄四個縣級市經濟實力更強!蘇州沒有統一的市中心,而是多個強的區域中心并列而存在著。\u003c/p>\u003cp>而強行的撤市設區,不一定有利于城市的發展,舉例來說:2001年初,蘇州吳縣市撤銷,并入蘇州市區,設立吳中、相城兩區。但20年過去了,吳中區與相城區的初中畢業生卻一直不能報考蘇州市區的高中。\u003c/p>\u003cp>而官方給出的回答是,根據蘇政發 [2001]10號文件《江蘇省政府關于撤銷吳縣市設立蘇州市吳中區相城區的通知》精神,相城區、吳中區實行獨立的行政和經濟管理。為充分賦予其自主管理權限,蘇州市委、蘇州市人民政府同意相城區、吳中區享受縣級行政和經濟管理權限。\u003c/p>\u003cp>設區以后,吳中區與相城區部分行政和經濟管理的方式至今沒有變化,這樣與蘇州主城區格格不入貌合神離的局面,從一定程度上也說明了,撤市設區并不是一個好的選擇。\u003c/p>\u003cp class=\"textAlignCenter\">\u003cstrong>獨特定位的蘇州路徑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江蘇對蘇州的定位是打造向世界展示社會主義現代化“最美窗口”,在9月24日蘇州市第十三次黨代會上,蘇州市委書記許昆林表示,圍繞江蘇“在率先建設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現代化上走在前列”的指示,蘇州要深入踐行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,推動人民生活品質進一步提升。\u003c/p>\u003cp class=\"textAlignCenter\">\u003cimg src=\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1_39/6E93D85DB4B7D647B66485589C14BFF7A36F2A65_size132_w1080_h721.jpg\" />\u003c/p>\u003cp>而縱觀蘇州市的經濟發展水平,各地區相對均衡,蘇州各區GDP數字不存在嚴重的兩級分化貧富不均的現象,可以說蘇州已經很好的在踐行共同富裕的理念了。\u003c/p>\u003cp>廣州與深圳、北京與天津同為珠三角、京津冀的雙子星的大城市,而在長三角中,上海的另一半在南通、嘉興、蘇州的包圍中,蘇州無疑是最優的選擇,而全面融入上海一直是蘇州的目標。\u003c/p>\u003cp>據蘇州官方報道,去年12月中旬舉行的蘇州市“十四五”規劃專家咨詢會上,許昆林就曾指出,蘇州要按照“超大城市”來科學謀劃。同時也談到了不少具體思路。比如,蘇州要全面對接融入上海,對接好上海具備的獨特功能和平臺,加快推進“滬蘇同城化”,以上海為龍頭、在共建長三角世界級城市群中發揮積極作用。\u003c/p>\u003cp>而“滬蘇同城化”是許昆林履新蘇州后頻頻提到的詞匯,也是蘇州未來對上海兩地關系的一種全新定位。\u003c/p>\u003cp>和上海進一步同城化,實現“連綿發展”,對于蘇州來說,這或許是在無法輕易走行政區劃調整等“捷徑”的情況下,通過提升城鎮化率來提高城區常住人口人數,從而內涵式實現“超大城市”的路徑。\u003c/p>","type":"text"}],"currentPage":0,"pageSize":1},"editorName":"劉莎莎"},"__env__":"production"}; var adData = {}; var staticData = {"asideAd5":[],"contentBottomAd":"","asideAd4":[],"asideAd3":"","hardAd":"","asideAd2":"","asideAd1":"%3Ca%20href%3D%22%2F%2Fwww.wnhjtz.com%2Fc%2Fspecial%2F88g2ztKpu4W%22%20target%3D%22_blank%22%20%3E%3Cimg%20src%3D%22%2F%2Fx0.ifengimg.com%2Fucms%2F2021_34%2FA97E559E49CA8DB149DA50D9F5B530BCB5023AF8_size100_w300_h243.jpg%22%20width%3D%22300%22%20height%3D%22243%22%20border%3D%220%22%20%2F%3E%3C%2Fa%3E%0D%0A","topAd":"%3Cdiv%3E%20%3Ca%20href%3D%22https%3A%2F%2Fqd.ifeng.com%2Fc%2F86h4YrFeNVf%22%20target%3D%22_blank%22%3E%3Cimg%20width%3D%221000%22%20height%3D%2290%22%20src%3D%22https%3A%2F%2Fx0.ifengimg.com%2Fucms%2F2021_26%2F8884E272CCBD1138A40FCBB690718685EDD22FB8_size82_w1000_h90.jpg%22%20alt%3D%22%20%22%3E%3C%2Fa%3E%20%3C%2Fdiv%3E","floatAd":[],"logoAd":[]}; var __chipsData = []; var __apiReport = (Math.random() > 0.99); var __apiReportMaxCount = 50; var getChipsDataByKey = function (data, key) { for (var i = 0, iLen = data.length; i
蘇州為何幾度落選特大城市?
江蘇

蘇州為何幾度落選特大城市?

2021年09月24日 19:28:27
來源:鳳凰網江蘇

國家統計局近日公布的人口基本情況中,南京繼續坐穩榜單,成為江蘇唯一入圍 特大城市的“選手”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去年住建部曾公布《2019年城市建設統計年鑒》中,符合中國超大城市標準的有6座城市,特大城市有10個城市。

對比兩份清單,今年的榜單中,超大城市從6個擴大至7個,成都首次“升級”,而特大城市由10個增加到14個,新晉成員為佛山、長沙、哈爾濱、昆明、大連。

面對發布的數據,很多人疑惑,為何佛山、東莞都已晉級特大城市,而作為江蘇強市,蘇州為何一直落榜?而蘇州的發展定位又在何方?

蘇州為何落榜?

縱觀這次公布的名單,在特大城市行列中,廣東、遼寧、山東都有多個城市入選,而江蘇作為GDP位居全國前列的省份,只有省會一座城市入選。

2020年,南京實現地區生產總值14817.95億,超越天津,首次挺進全國前十。但與此同時,蘇州實現地區生產總值20170.5億,而南京、蘇州兩者的差距由2019年的5205.65億擴大為2020年的5352.55億。放眼全國,在2020年GDP十強地級市中,蘇州更是一騎絕塵,相比與佛山、東莞幾乎高出了一倍,卻為何遲遲拿不下一座特大城市?

從國家統計局的統計說明中,就可看出端倪,在說明中,明確表示了城區常住人口500萬以上1000萬以下的城市就可以為特大城市了。但這里的城區是指在市轄區和不設區的市,區、市政府駐地的實際建設連接到的居民委員會所轄區域和其他區域,不包括鎮區和鄉村。

從人口來看,根據最新的統計結果,南京的常住人口為931萬,蘇州的常住人口為1275萬,遠超了統計數據,但劃分到市轄區的城區人口,蘇州便沒有了優勢。

蘇州,共轄5個市轄區、代管4個縣級市。雖然市域總人口達到了1274.8萬人,但下轄昆山、張家港、常熟和太倉四個縣級市的人口合計就占了600多萬人,扣除這4個縣級市之后,蘇州市轄區人口只剩下670萬人。而在市轄區中,目前只有姑蘇區的城鎮化率達到了100%,虎丘區、吳中區、相城區、吳江區、工業園區的城鎮化率分別為89.62%、73.29%、71.59%、70.28%、99.81%。再扣除這部分農村戶籍后,蘇州的城區常住人口離500萬就有了差距,這也是蘇州連連落榜的原因。

撤市設區是晉級的出路?

按照應試考試的模式,既然需要城區人口,那對于蘇州的晉升之路,需要撤市設區嗎?

前文說到了蘇州四個下轄市,無論從人口還是經濟水平,其實名義上是縣級市,實際地位都早就不低于中等級別的地級市。

而經濟權限方面,歷經多年的發展,除了國家的硬性規定,蘇州其實從未對各縣市有過限制。反而四市從一定程度上還反哺了蘇州,四市的經濟總量之和,幾乎占據了整個大蘇州GDP的一半以上,加之不同的發展定位和區位優勢,蘇州形成了一個百花齊放的特殊城市發展局面。

縱觀全國的大中城市,其經濟實力的分布都是遵循相同的規律,即是從市中心往外走,基本上都是經濟實力遞減。而蘇州卻像是一個城市群,主城區經濟實力并不是最強的,反而是距離市區比較遠的下轄四個縣級市經濟實力更強!蘇州沒有統一的市中心,而是多個強的區域中心并列而存在著。

而強行的撤市設區,不一定有利于城市的發展,舉例來說:2001年初,蘇州吳縣市撤銷,并入蘇州市區,設立吳中、相城兩區。但20年過去了,吳中區與相城區的初中畢業生卻一直不能報考蘇州市區的高中。

而官方給出的回答是,根據蘇政發 [2001]10號文件《江蘇省政府關于撤銷吳縣市設立蘇州市吳中區相城區的通知》精神,相城區、吳中區實行獨立的行政和經濟管理。為充分賦予其自主管理權限,蘇州市委、蘇州市人民政府同意相城區、吳中區享受縣級行政和經濟管理權限。

設區以后,吳中區與相城區部分行政和經濟管理的方式至今沒有變化,這樣與蘇州主城區格格不入貌合神離的局面,從一定程度上也說明了,撤市設區并不是一個好的選擇。

獨特定位的蘇州路徑

江蘇對蘇州的定位是打造向世界展示社會主義現代化“最美窗口”,在9月24日蘇州市第十三次黨代會上,蘇州市委書記許昆林表示,圍繞江蘇“在率先建設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現代化上走在前列”的指示,蘇州要深入踐行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,推動人民生活品質進一步提升。

而縱觀蘇州市的經濟發展水平,各地區相對均衡,蘇州各區GDP數字不存在嚴重的兩級分化貧富不均的現象,可以說蘇州已經很好的在踐行共同富裕的理念了。

廣州與深圳、北京與天津同為珠三角、京津冀的雙子星的大城市,而在長三角中,上海的另一半在南通、嘉興、蘇州的包圍中,蘇州無疑是最優的選擇,而全面融入上海一直是蘇州的目標。

據蘇州官方報道,去年12月中旬舉行的蘇州市“十四五”規劃專家咨詢會上,許昆林就曾指出,蘇州要按照“超大城市”來科學謀劃。同時也談到了不少具體思路。比如,蘇州要全面對接融入上海,對接好上海具備的獨特功能和平臺,加快推進“滬蘇同城化”,以上海為龍頭、在共建長三角世界級城市群中發揮積極作用。

而“滬蘇同城化”是許昆林履新蘇州后頻頻提到的詞匯,也是蘇州未來對上海兩地關系的一種全新定位。

和上海進一步同城化,實現“連綿發展”,對于蘇州來說,這或許是在無法輕易走行政區劃調整等“捷徑”的情況下,通過提升城鎮化率來提高城區常住人口人數,從而內涵式實現“超大城市”的路徑。

黄色网自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