\u003c/p>\u003cp>僅以經濟規模論,若把它放進中國第一經濟大省,它僅次于深圳、廣州、佛山、東莞,是排名第五(惠州)和第六(珠海)城市的總量之和;若把它放在另一經濟大省山東,雖不敵青島、濟南,但與該省的經濟“第三城”煙臺不相上下;若放在同為長三角的安徽省,常州的經濟總量僅次于合肥,是安徽排行第二(蕪湖)和第三(滁州)城市的綜合。若以人均GDP等“人均指標”來論,常州妥妥地占據全國所有城市的前十強。\u003c/p>\u003cp>但若看其轄區的土地面積和人口,常州又是典型的“小塊頭”——其土地面積在江蘇13個設區市中倒數第二,人口也是全省居中。外界可能很難想象,常州經濟總量雖未邁入“萬億俱樂部”,但工業總產值早已突破萬億。6萬家工業企業,近2500家高新技術企業,建構起其殷實的工業家底。\u003c/p>\u003cp>更了不起的是,200多個“隱形冠軍”在這里漸次涌現,100多只工業產品搶占世界一流,常州被冠予“智造之都”頭銜。中國工業大獎、工業強基工程項目、國家制造業“單項冠軍”數量均居全國地級市第一。\u003c/p>\u003cp>作為人口、區域面積偏少(?。┑闹械瘸鞘?,常州能在如此激烈的區域競爭中艱難且倔強地活下來,且越活越好,這本身就是一種奇跡。某種程度上說,常州正代表著中國數量眾多、籍籍無名的普通城市——它們沒有優越的區位優勢,沒有突出的資源稟賦,也沒有高等級的行政資源的“加持”,短時間內也無法更變其所處的地緣格局。\u003c/p>\u003cp>當前,城市競爭和城市分化日趨加劇,資源、人口和高端要素正加劇向區域的中心城市和頭部城市聚集。像常州這樣的廣大普通中等城市如何在夾縫中找準自己的定位和“生存之道”,尤為關鍵,也備受關注。\u003c/p>\u003cp>近年來,常州瞄準“智能制造”這一最大家底和優勢,正找準定位、增強特色、拉長長板,在國內乃至國際市場上打響品牌特色,用“不易被模仿”實現“難以被超越”,打造更多人無我有、人有我優的“殺手锏”。\u003c/p>\u003cp>如何以智能化再造制造業,革新城市氣質、令其煥發新的活力,成為眾多工業城市面臨的共同的時代考題。而常州的探索,或許能給這些城市帶來啟迪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制造基因:“八龍共舞”轟動全國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假如坐上時光穿梭機,望向上世紀80年代。彼時,蘇錫常聞名遐邇,常州則一騎絕塵,成為中小城市的“偶像”和明星。\u003c/p>\u003cp>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,常州圍繞優勢產業,形成了紡織、農機、電子等“八條龍”產業集群,擁有2500多家工業企業,職工25萬余人。\u003c/p>\u003cp>其時,金獅自行車、紅梅照相機、星球收錄機、幸福牌彩電、月夜燈芯絨等“五朵金花”,作為品牌產品享譽國內,遠銷海外,讓常州一時風光無限。當時的常州柴油機廠、常州拖拉機廠被譽為中國農機工業的兩顆明珠,戚墅堰機車廠成為了中國內燃機車龍頭企業。\u003c/p>\u003cp>常州“小桌子上唱大戲”、“農字當頭滾雪球”,被《人民日報》報道后引起全國轟動,“中小城市學常州”的風潮隨之掀起。\u003c/p>\u003cp>那時,常州工業的很多經濟指標都遙遙領先于國內同類城市?;貞浧鹉嵌螎槑V歲月,常州市地方志辦公室主任李亞雄自豪地說,時任國家體改委副主任、經濟學家童大林評價稱,在全國中等城市中,常州工業總產值與人均收入均居全國前列,這些是常州的經濟實力,也是一種基礎優勢。\u003c/p>\u003cp>“這個優勢的形成,是很不容易的,是常州市的領導者們長期以來不受‘條條’、‘塊塊’的限制和干擾,按照產業城市本身的發展規律,統一地在全市范圍內安排合理的產業結構,充分地發揮一個中心城市的綜合經濟能力的結果?!蓖罅直硎?。\u003c/p>\u003cp>這一時期,缺乏區位優勢和自然資源稟賦的常州,依靠自身的力量和智慧,發展鄉鎮工業,闖出了一條新路,使其成為著名社會學家費孝通筆下“蘇南模式”的發源地之一。\u003c/p>\u003cp>在李亞雄看來,這段“高光”時刻依然可以映照常州當下實現產業的另路崛起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轉型陣痛:“模范生”跌入低谷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“蘇南模式”的一大特點是鄉鎮政府主導企業發展,通過強有力的地方行政力量,整合了包括資金、勞力、設備等各方面因素,集中興辦鄉鎮工業。\u003c/p>\u003cp>但是“蘇南模式”在上世紀90年代發生嬗變,蘇州、無錫借助緊靠上海的地緣優勢及政策環境,大力引進外資,發展外向型經濟,成為新一波紅利的收獲者以及城市的領跑者。\u003c/p>\u003cp>面對國外“洋品牌”及產業的進攻,常州原有的優勢產業競爭力不在,逐漸敗落下風。常州的經濟也似乎給人留下了“泯然眾人”的觀感。\u003c/p>\u003cp>進入新世紀,常州與蘇錫兩地的經濟差距繼續拉大。江蘇統計年鑒顯示,2001年,蘇州、無錫的GDP分別為1760.28億元和1360.11億元,而常州僅為672.90億元。2004年,常州的地區生產總值剛突破1000億元大關,蘇州和無錫的相應數據已分別為3450億元和2350億元。\u003c/p>\u003cp>正是因為數據下滑帶來的壓力,常州產生了急于趕超的心態。新世紀之交,經歷了一些挫折后,常州干部群眾醒悟過來,“如果再盲目地追求擴張,不走內涵式發展道路,土地和環境的制約作用會越來越明顯,對地區和國家的發展都不利”。\u003c/p>\u003cp>常州“痛定思痛”,開始謀劃經濟轉型升級。2007年,常州向社會各界問計求策。同年8月,該市確立自主創新為發展第一方略。這個時期,常州開始直面“蘇錫無?!钡淖h論,并感覺到,身處經濟發達、競爭也最為激烈的區域,前有標兵在迅跑,后有追兵在狂奔,謀求區域經濟應有地位的白熱化爭奪戰,“已使身處江蘇第一方陣的常州險象環生”。\u003c/p>\u003cp>為此,常州決意抓住中央提出建設創新型國家的重大歷史課題,因為在自主創新的戰略機遇面前,大家都處于同一“起跑線”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借梯登高:民營企業闖關“斷乳期”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據常州政府人士分析,縱觀常州的經濟發展史,受前述缺乏區位優勢、自然資源稟賦等因素影響,常州在以發展外向型經濟為標志的蘇南第二波機遇“慢了半拍”。\u003c/p>\u003cp>隨著中心向周邊輻射的衰減,上海浦東開發開放給常州帶來的輻射力遠低于蘇州和無錫。這也不難解釋,后來為什么常州雖大力吸引外資,卻依然缺少重大的外資企業和項目,以致于與蘇州、無錫形成了產業落差。\u003c/p>\u003cp>相比蘇州外資企業多、無錫部屬企業較多,常州則以民營企業為主,這被認為是常州的特點所在,亦是常州經濟的中堅力量。因而,引導民營經濟做大做強,成為多任決策者的施政方向。\u003c/p>\u003cp>常州的民營經濟在整個經濟總量中占2/3,其中常州的民營企業又以裝備制造見長。全市裝備制造業業產值占工業總產值的比重達52%?!傲看竺鎻V的中小企業,在傳統的裝備制造業中匍匐前進,轉型升級亟待解決科技創新問題?!盶u003c/p>\u003cp>為此,常州將目光轉向深圳。因為到新世紀之初,深圳經過十年發展,已實現了從一座沒有重點大學、“三來一補”加工貿易為主的邊陲小鎮,跨越為現代化大工業城市,形成了以企業為主體的自主創新體系,高新技術產業成為經濟的重要支柱。\u003c/p>\u003cp>常州怎么辦?數量眾多的中小企業,它們不像大型國企那樣有多年的技術積淀,也不像外企的技術源頭在國外??伤鼈冇职l展到了一個“青春斷乳期”,必須要通過產學研合作,到大院大所找技術、找人才。\u003c/p>\u003cp>科技創新又需要載體。2005年12月,“常州大學城”改名為“常州科教城”,在已有6所院校的基礎上,又引入研發機構,與常州全市5萬家民營企業對接。\u003c/p>\u003cp>循著這樣的邏輯,2006年,一場轟轟烈烈的接續十余年的“科技長征”從此開始。在這十余年里,縱然常州市委市政府的領導班子多有更迭,但是不變的是,每年三、四月份,市委市政府“一把手”帶隊,領著企業“走出去”對接大院大所,這顯示常州對科技和人才的尊重。\u003c/p>\u003cp>到了五月份,常州則會舉辦一年一度的先進制造技術成果展示洽談會(簡稱“5·18展洽會”),也就是把科教資源“請進來”,把“長征”項目引進來、簽下來,以提高企業的創新能力。\u003c/p>\u003cp>常州市科技局產學研處處長李振華告訴澎湃新聞,對于落戶的研發平臺,常州可謂禮遇有加。要場地給場地,要設備給設備,還拿出真金白銀幫助“起跑”,做到“扶上馬,送一程”。\u003c/p>\u003cp>比如,南京大學常州高新技術研究院于2006年底來到常州,第一年后新增產值8600萬元,而南大從企業得到的技術成果費用也增長了幾倍。據李振華透露,目前南大常州高新技術研究院已與常州多家企業共建了50家實驗室,技術成果費用達到數千萬。\u003c/p>\u003cp>作為常州市推進企業自主創新的“蓄水池”,常州科教城集聚了42家研發機構,中科院、南京大學、大連理工大學、北京化工大學、北京航空航天大學、西安交通大學、北京郵電大學、東南大學等國內一流高校院所以及德國弗勞恩霍夫研究所、牛津大學、德國卡爾斯魯厄理工學院等海外頂尖研發機構,紛紛在科教城設立研究院。作為常州的“創新之核”,這里的科技人才超過2.15萬人,累計入駐創新型科技企業3800多家,成為支撐企業技術研發、產業智能升級的“動力泵”。\u003c/p>\u003cp>對常州來說,當前高質量發展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加需要科學技術解決方案,更加需要增強創新這個第一動力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產業強鏈:“國產替代”展現“常州擔當”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在新世紀之交,今創集團開發的列車燈具,因為沒有申請專利,遭到外地公司“打假”。幾乎一瞬之間,公司董事長俞金坤意識到知識產權的重要性,于是決定與高校院所合作,“借腦”走一條科技創新之路。\u003c/p>\u003cp>2006年,今創集團與中科院自動化研究所合作的成果,讓其聲名大噪。據俞金坤個人傳記《金色乾坤》描述,其開發的自主知識產權的屏蔽門控制系統,開關門無故障次數達到100萬次以上,實現了高可靠性和穩定性要求,處于國內外領先地位。發展至今,這家總市值近百億的A股上市公司,已經躍升為常州軌道交通產業的明星企業。\u003c/p>\u003cp>走入今創集團的公司展廳,我們可以感受到它的創業艱辛。1988年,43歲的村辦廠廠長俞金坤辭職,東拼西湊8萬元,加上8個人,在一間閑置的房屋里開始創業,廠名為“武進劍湖五金塑料廠”。\u003c/p>\u003cp>32年來,從塑料五金起步的今創集團,在市場經濟的大潮中摸爬滾打,敏銳地捕捉到軌道交通產業的廣闊前景。今創集團從火車電器產品、燈具開始做,不斷上延下拓,延伸至小配件(衣帽鉤、窗簾鉤),并逐步完成火車整體內部裝飾的布局。再往后,又將產品投向地鐵、高鐵,然后進軍海外市場。\u003c/p>\u003cp>通過跨國收購或成立跨國合資公司,今創集團突破了行業關鍵技術,達到國際領先水平。當前,其軌道交通產品已包括內部裝飾、設備、電氣三大系列,涵蓋了門系統、座椅、廚房等千余個細分產品,成為首屈一指的全球軌道交通配套企業。\u003c/p>\u003cp>在常州軌道交通產業上,小俞金坤19歲的戚研所總經理王文虎帶領科研團隊,創造了與今創殊途同歸的奇跡。\u003c/p>\u003cp>戚研所的全稱是中車戚墅堰機車車輛工藝研究所有限公司,屬于央企下屬子公司。它成立于1959年,經過多輪改制,現在也已是常州軌道交通的龍頭企業。\u003c/p>\u003cp>1986年秋,22歲的王文虎從南京工學院(今東南大學)畢業,分配到戚研所從一名見習生做起,設計研發數控機床的刀具。專注科研攻關34年,王文虎也從普通工程師一步步晉升為所長(總經理)。在他的帶領下,戚研所成為擁有3個產業化基地、年銷售額接近50億元的大型企業,主要產品涵蓋軌道交通關鍵零部件、齒輪傳動系統、軌道工程機械等。\u003c/p>\u003cp>在我國高速列車的歷次大提速中,王文虎主導研發的齒輪傳動系統因高穩定性和可靠性,完成了“國產替代”。他也因此先后獲得2006年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、一等獎等獎項。經過更新換代的齒輪傳動系統,后來也裝在了“復興號”上。\u003c/p>\u003cp>“該部件經過60萬公里運行考核,比歐洲標準多20萬公里,設計壽命比‘和諧號’長30年,達到世界領先水平,并獲得了第四屆中國工業大獎?!蓖跷幕⒄f。\u003c/p>\u003cp>在“復興號”列車車廂內,目力所及都是常州元素?!爸灰擒嚰芤陨系漠a品,基本都是今創造的;車架以下的,戚研所等企業也同樣能做”。\u003c/p>\u003cp>依托中車戚研所、今創集團等一批龍頭企業,常州軌道交通產業鏈不斷增強。經過多年發展集聚,已基本具備了產品研發、配套、制造、商務、物流和整車大修的完整產業鏈。目前常州軌道交通裝備及配套規上企業203家,2020年實現產值近450億元。\u003c/p>\u003cp>而像軌道交通產業一樣,常州目前集聚了高端裝備、綠色精品鋼、汽車及核心零部件、新一代信息技術、新能源、新材料等十大產業集群。2013年國家工信部實施“工業強基工程”以來,常州共有16個項目中標,位列全國地級市的首位。\u003c/p>\u003cp>這意味著,在以“國內大循環為主、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”的新格局下,常州將利用自身制造業門類齊全、配套能力強的獨特優勢,在實現“國產替代”、解決“卡脖子”技術難題上走到舞臺中央,為化解我國制造業的“阿喀琉斯之踵”展現常州擔當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智能變革:常州決勝未來的“殺手锏”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如前所述,中車戚研所的齒輪傳動系統、今創集團的自動屏蔽門系統,還有新譽集團的牽引供電系統,都在軌道交通領域完成國產替代,位列國際領先水平。\u003c/p>\u003cp>即使公眾在乘坐高鐵時不曾知曉這些關鍵部件由誰生產,但并不妨礙它們問鼎各自的細分市場,以“隱形冠軍”的身份默默存在著。\u003c/p>\u003cp>中小企業為了獲取上游整機廠商的訂單,只能埋頭技術研發,要讓自己的產品質量最優、價格合理,才能占據不錯的市場份額。據常州官方數據披露,在這個土地面積只有4375平方公里(在江蘇省居倒數第二)、人口528萬(在江蘇省排倒數第七)的中等城市,“隱形冠軍”竟層出不窮,目前數量已突破200家,超100個產品達到世界先進領先水平。\u003c/p>\u003cp>常州多名官方人士調研發現,德國人口只有8000萬(與江蘇省相當),土地面積僅有35.7萬平方千米(比云南省略少)。德國不算大國,卻是名副其實的工業強國。\u003c/p>\u003cp>“德國制造”享譽全球,其優勢在于現代化產業體系,有汽車制造等四大優勢產業,引領了工業機器人、可再生能源等前沿產業。另外,在全球2734家“隱形冠軍”中,德國就有1300多家,獨占“半壁江山”,且這些企業都是所在領域的全球市場領導者。\u003c/p>\u003cp>作為中國的“智造之都”,常州以機械制造和裝備工業為主的制造業結構、以中小企業為主的企業結構,與德國頗為相似。但產業層次、企業實力、品牌知名度上仍略有待提高。\u003c/p>\u003cp>“常州的經濟基礎在制造業、比較優勢在制造業,未來城市地位的鞏固提升也要靠制造業?!背V菔兄饕I導曾表示。為此,執念于制造業的常州提出,對標“德國工業4.0”,支持企業開展自動化、智能化改造,試圖從“工業制造明星城”蛻變為“國際化智造名城”。\u003c/p>\u003cp>走進位于常州鐘樓區的精研科技公司,只有200多平方米的車間里,27臺智能檢測設備在數據的指令下,有條不紊地運行著,整個車間只有13名工人?!昂迷谘b上了智能云技術搭建的質檢系統,智能檢測設備24小時工作,一天能檢測20萬件產品,比人工檢測效率提高了30倍。以前需要上千人,現在靠這個系統就可以自動完成?!痹摴靖笨偨浝碛蚊鳀|說。\u003c/p>\u003cp>游明東告訴澎湃新聞,品牌手機廠商下的手機鏡頭訂單,對外觀要求極為苛刻,表面不能有任何瑕疵,哪怕是有一個微小顆粒都不行。要是使用人工檢測,一件產品要耗費120秒,“人工成本高,效率低下”。\u003c/p>\u003cp>2016年,精研科技董事長王明喜拍板,與微億智造合作研發智能檢測系統。微億智造公司的智能技術對產品瑕疵進行分析,4秒鐘就能識別出不良品。同時,該系統通過5G網絡將檢測結果傳送到大數據平臺,工作人員坐在辦公室就能了解不良率,據此調整產品的生產參數,達到最優的結果。\u003c/p>\u003cp>隨著生產檢測數據化、智能化水平的提升,精研科技的生產規模不斷擴大,因此也進入了多家知名手機、可穿戴設備、筆記本廠商的供應商名單,為他們提供核心零部件產品。2017年10月,精研科技登陸創業板,發展至今總市值超過60億元。\u003c/p>\u003cp>短短4年時間,常州用上云平臺的企業已超過1萬家,上云設備達3萬多臺套。它們實施智能化改造,建設省級智能車間131個、市級智能車間294個。\u003c/p>\u003cp>常州實現高速智能轉型的奧秘是什么?“以龍頭企業為主導,形成供給、應用同步發展,推動產業智能化轉型?!背V菔泄ば啪指本珠L劉小平如是總結。\u003c/p>\u003cp>澎湃新聞走訪發現,在龍頭企業的引領帶動下,常州的小型企業也按捺不住了。一家名叫達訊電器的公司,只有十幾臺設備,年銷售額三五百萬元。該公司采購了天正工業公司開發的數據采集設備,總經理宋立根據每臺設備的實際數據,調整工序和排班,效率提高近20%,“沒想到,我們一家小公司也能實現智能化?!彼瘟⒄f。\u003c/p>\u003cp>據《人民日報》報道,抽樣調查數據顯示,企業智能化改造后,常州智能車間產值提高約70%,單位產值成本下降約20%,單位產值用工下降約50%。一大批智能工廠和車間投入使用,讓常州制造業面貌煥然一新,由此舊動能全面激活、新動能蓄勢待發,為常州的經濟列車加速跑起來換上了“新引擎”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前瞻布局:以新興產業謀“換道超車”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“傳統制造要煥發新的生命力,關鍵是注入新技術、新模式,實現智能化轉型?!背V菔袥Q策層決定,從2021年起,啟動實施數字產業倍增計劃,加快發展數字經濟,深化大數據、云計算、人工智能等技術應用,以新技術、新業態、新模式賦能傳統產業,推動生產、管理、營銷模式變革。\u003c/p>\u003cp>對于代表著科技和產業發展新方向的戰略新型產業,常州表示,要抓緊形成“動力源”,在“十四五”期間,打造集成電路、工業機器人、工業和能源互聯網、智能網聯汽車、碳復合材料、生物醫藥、空天信息、5G通訊等八大高成長性產業鏈。\u003c/p>\u003cp>或許是囿于蘇州與無錫的夾縫之間,常州長期陷入“大的產業不新、新的產業不大”的尷尬,深刻的憂患意識油然而生,令其學會抓住時機超前布局。\u003c/p>\u003cp>2010年,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物理學家安德烈·蓋姆和康斯坦丁·諾沃肖洛夫,從石墨中分離出石墨烯,因此共同獲諾貝爾物理學獎。石墨烯,是目前最薄、強度最大、導電導熱性能最強的新型碳材料,被稱為“新材料之王”。\u003c/p>\u003cp>第二年,常州市、武進區兩級政府出資5000萬元,成立了全球第一家專業從事石墨烯研發和產業化的機構——江南石墨烯研究院,在全國率先布局石墨烯研究。同年,總投資20億元的石墨烯科技產業園在常州西太湖科技產業園啟動建設,開啟了常州石墨烯產業化之路。\u003c/p>\u003cp>常州第六元素材料公司是最早進入產業園的石墨烯企業,2013年,該公司投產了全球首條年產100噸石墨烯粉體生產線。公司研發中心副總監唐潤理表示,作為一種新材料,石墨烯一方面要投入高昂的成本用于研發,另一方面又面臨漫長的市場驗證周期,多種因素疊加致使推廣應用受限,讓該產業一度陷入了停滯期?!艾F在成本已經降下來,性能也漸漸被接受,行業發展正處于爆發前夜?!盶u003c/p>\u003cp>與有些城市踩到新能源汽車賽道、項目發生“爛尾”相比,常州引入的另一新能源汽車整車項目“理想汽車”讓外界艷羨不已。2016年仲夏,理想汽車瞄準新能源汽車領域,將生產基地落戶常州武進國家高新區。項目總投資50億元,打造中大型新能源SUV,一期設計產能10萬輛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alt=\"理想汽車的生產車間\" src=\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1_26/75ED4F257A1236EA0108EFE000037E3F33A09E92_size383_w600_h900.jpg\" />\u003c/p>\u003cp>理想汽車的生產車間\u003c/p>\u003cp>這是一次“情投意合”的結合。理想汽車創始人李想對媒體表示,在項目選址時,他跑了國內很多城市,落戶常州武進高新區是因為這里已形成規?;闹悄苎b備制造產業集群,汽車零部件配套廠商可以本地供應,科教城內眾多高校也有著很大的人才優勢。\u003c/p>\u003cp>公開數據顯示,“理想ONE”于2019年12月正式量產交付后,在短短的一年時間里,該款車型銷量突破3萬輛,產值一舉突破百億。\u003c/p>\u003cp>這份成績讓人驚嘆。而理想汽車所在的常州武進高新區,也希望通過“理想汽車”這一新能源整車項目帶動相關聯的零部件企業集聚發展,力爭在“十四五”期間新能源汽車產業規模達到500—600億元,為常州智能網聯汽車產業實現千億規模做出貢獻。\u003c/p>\u003cp>澎湃新聞走訪調研發現,包括碳復合材料、智能網聯汽車在內的八大高成長性產業鏈正呈現以點帶面、齊頭并進的發展態勢。在常州多名政府人士看來,假以時日,這些新興產業展現出的超強爆發力,或將再造一個新常州,助其在激烈的區域競爭實現“換道超車”。\u003c/p>","type":"text"}],"currentPage":0,"pageSize":1},"editorName":"張慧"},"__env__":"production"}; var adData = {}; var staticData = {"asideAd5":[],"contentBottomAd":"","asideAd4":[],"asideAd3":"","hardAd":"","asideAd2":"","asideAd1":"%3Ca%20href%3D%22%2F%2Fwww.wnhjtz.com%2Fc%2Fspecial%2F88g2ztKpu4W%22%20target%3D%22_blank%22%20%3E%3Cimg%20src%3D%22%2F%2Fx0.ifengimg.com%2Fucms%2F2021_34%2FA97E559E49CA8DB149DA50D9F5B530BCB5023AF8_size100_w300_h243.jpg%22%20width%3D%22300%22%20height%3D%22243%22%20border%3D%220%22%20%2F%3E%3C%2Fa%3E%0D%0A","topAd":"%3Cdiv%3E%20%3Ca%20href%3D%22https%3A%2F%2Fqd.ifeng.com%2Fc%2F86h4YrFeNVf%22%20target%3D%22_blank%22%3E%3Cimg%20width%3D%221000%22%20height%3D%2290%22%20src%3D%22https%3A%2F%2Fx0.ifengimg.com%2Fucms%2F2021_26%2F8884E272CCBD1138A40FCBB690718685EDD22FB8_size82_w1000_h90.jpg%22%20alt%3D%22%20%22%3E%3C%2Fa%3E%20%3C%2Fdiv%3E","floatAd":[],"logoAd":[]}; var __chipsData = []; var __apiReport = (Math.random() > 0.99); var __apiReportMaxCount = 50; var getChipsDataByKey = function (data, key) { for (var i = 0, iLen = data.length; i
智造重塑常州:看“小塊頭”城市挑起“科技自立”大梁
江蘇

智造重塑常州:看“小塊頭”城市挑起“科技自立”大梁

2021年06月24日 11:44:43
來源:澎湃新聞

原標題:觀察丨智造重塑常州:看“小塊頭”城市挑起“科技自立”大梁

6月18日,2021世界工業與能源互聯網暨國際工業裝備博覽會,這個聽起來名字有點繁長、但堪稱工業裝備界的“年度盛會”,在江蘇常州如期舉行。世界的目光再次聚焦到這座蘇南工業重鎮。

在強手如林的蘇南,與蘇州無錫相比,常州似乎更像是沉默寡言的“跟班小弟”。若把它從蘇南區域抽離出來,將其置身于中國城市百強榜,你會發現,這個似乎貌不驚人的城市,卻呈現出其被外界常常忽視的超強實力。

智造重塑常州:看“小塊頭”城市挑起“科技自立”大梁

僅以經濟規模論,若把它放進中國第一經濟大省,它僅次于深圳、廣州、佛山、東莞,是排名第五(惠州)和第六(珠海)城市的總量之和;若把它放在另一經濟大省山東,雖不敵青島、濟南,但與該省的經濟“第三城”煙臺不相上下;若放在同為長三角的安徽省,常州的經濟總量僅次于合肥,是安徽排行第二(蕪湖)和第三(滁州)城市的綜合。若以人均GDP等“人均指標”來論,常州妥妥地占據全國所有城市的前十強。

但若看其轄區的土地面積和人口,常州又是典型的“小塊頭”——其土地面積在江蘇13個設區市中倒數第二,人口也是全省居中。外界可能很難想象,常州經濟總量雖未邁入“萬億俱樂部”,但工業總產值早已突破萬億。6萬家工業企業,近2500家高新技術企業,建構起其殷實的工業家底。

更了不起的是,200多個“隱形冠軍”在這里漸次涌現,100多只工業產品搶占世界一流,常州被冠予“智造之都”頭銜。中國工業大獎、工業強基工程項目、國家制造業“單項冠軍”數量均居全國地級市第一。

作為人口、區域面積偏少(?。┑闹械瘸鞘?,常州能在如此激烈的區域競爭中艱難且倔強地活下來,且越活越好,這本身就是一種奇跡。某種程度上說,常州正代表著中國數量眾多、籍籍無名的普通城市——它們沒有優越的區位優勢,沒有突出的資源稟賦,也沒有高等級的行政資源的“加持”,短時間內也無法更變其所處的地緣格局。

當前,城市競爭和城市分化日趨加劇,資源、人口和高端要素正加劇向區域的中心城市和頭部城市聚集。像常州這樣的廣大普通中等城市如何在夾縫中找準自己的定位和“生存之道”,尤為關鍵,也備受關注。

近年來,常州瞄準“智能制造”這一最大家底和優勢,正找準定位、增強特色、拉長長板,在國內乃至國際市場上打響品牌特色,用“不易被模仿”實現“難以被超越”,打造更多人無我有、人有我優的“殺手锏”。

如何以智能化再造制造業,革新城市氣質、令其煥發新的活力,成為眾多工業城市面臨的共同的時代考題。而常州的探索,或許能給這些城市帶來啟迪。

制造基因:“八龍共舞”轟動全國

假如坐上時光穿梭機,望向上世紀80年代。彼時,蘇錫常聞名遐邇,常州則一騎絕塵,成為中小城市的“偶像”和明星。

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,常州圍繞優勢產業,形成了紡織、農機、電子等“八條龍”產業集群,擁有2500多家工業企業,職工25萬余人。

其時,金獅自行車、紅梅照相機、星球收錄機、幸福牌彩電、月夜燈芯絨等“五朵金花”,作為品牌產品享譽國內,遠銷海外,讓常州一時風光無限。當時的常州柴油機廠、常州拖拉機廠被譽為中國農機工業的兩顆明珠,戚墅堰機車廠成為了中國內燃機車龍頭企業。

常州“小桌子上唱大戲”、“農字當頭滾雪球”,被《人民日報》報道后引起全國轟動,“中小城市學常州”的風潮隨之掀起。

那時,常州工業的很多經濟指標都遙遙領先于國內同類城市?;貞浧鹉嵌螎槑V歲月,常州市地方志辦公室主任李亞雄自豪地說,時任國家體改委副主任、經濟學家童大林評價稱,在全國中等城市中,常州工業總產值與人均收入均居全國前列,這些是常州的經濟實力,也是一種基礎優勢。

“這個優勢的形成,是很不容易的,是常州市的領導者們長期以來不受‘條條’、‘塊塊’的限制和干擾,按照產業城市本身的發展規律,統一地在全市范圍內安排合理的產業結構,充分地發揮一個中心城市的綜合經濟能力的結果?!蓖罅直硎?。

這一時期,缺乏區位優勢和自然資源稟賦的常州,依靠自身的力量和智慧,發展鄉鎮工業,闖出了一條新路,使其成為著名社會學家費孝通筆下“蘇南模式”的發源地之一。

在李亞雄看來,這段“高光”時刻依然可以映照常州當下實現產業的另路崛起。

轉型陣痛:“模范生”跌入低谷

“蘇南模式”的一大特點是鄉鎮政府主導企業發展,通過強有力的地方行政力量,整合了包括資金、勞力、設備等各方面因素,集中興辦鄉鎮工業。

但是“蘇南模式”在上世紀90年代發生嬗變,蘇州、無錫借助緊靠上海的地緣優勢及政策環境,大力引進外資,發展外向型經濟,成為新一波紅利的收獲者以及城市的領跑者。

面對國外“洋品牌”及產業的進攻,常州原有的優勢產業競爭力不在,逐漸敗落下風。常州的經濟也似乎給人留下了“泯然眾人”的觀感。

進入新世紀,常州與蘇錫兩地的經濟差距繼續拉大。江蘇統計年鑒顯示,2001年,蘇州、無錫的GDP分別為1760.28億元和1360.11億元,而常州僅為672.90億元。2004年,常州的地區生產總值剛突破1000億元大關,蘇州和無錫的相應數據已分別為3450億元和2350億元。

正是因為數據下滑帶來的壓力,常州產生了急于趕超的心態。新世紀之交,經歷了一些挫折后,常州干部群眾醒悟過來,“如果再盲目地追求擴張,不走內涵式發展道路,土地和環境的制約作用會越來越明顯,對地區和國家的發展都不利”。

常州“痛定思痛”,開始謀劃經濟轉型升級。2007年,常州向社會各界問計求策。同年8月,該市確立自主創新為發展第一方略。這個時期,常州開始直面“蘇錫無?!钡淖h論,并感覺到,身處經濟發達、競爭也最為激烈的區域,前有標兵在迅跑,后有追兵在狂奔,謀求區域經濟應有地位的白熱化爭奪戰,“已使身處江蘇第一方陣的常州險象環生”。

為此,常州決意抓住中央提出建設創新型國家的重大歷史課題,因為在自主創新的戰略機遇面前,大家都處于同一“起跑線”。

借梯登高:民營企業闖關“斷乳期”

據常州政府人士分析,縱觀常州的經濟發展史,受前述缺乏區位優勢、自然資源稟賦等因素影響,常州在以發展外向型經濟為標志的蘇南第二波機遇“慢了半拍”。

隨著中心向周邊輻射的衰減,上海浦東開發開放給常州帶來的輻射力遠低于蘇州和無錫。這也不難解釋,后來為什么常州雖大力吸引外資,卻依然缺少重大的外資企業和項目,以致于與蘇州、無錫形成了產業落差。

相比蘇州外資企業多、無錫部屬企業較多,常州則以民營企業為主,這被認為是常州的特點所在,亦是常州經濟的中堅力量。因而,引導民營經濟做大做強,成為多任決策者的施政方向。

常州的民營經濟在整個經濟總量中占2/3,其中常州的民營企業又以裝備制造見長。全市裝備制造業業產值占工業總產值的比重達52%?!傲看竺鎻V的中小企業,在傳統的裝備制造業中匍匐前進,轉型升級亟待解決科技創新問題?!?/p>

為此,常州將目光轉向深圳。因為到新世紀之初,深圳經過十年發展,已實現了從一座沒有重點大學、“三來一補”加工貿易為主的邊陲小鎮,跨越為現代化大工業城市,形成了以企業為主體的自主創新體系,高新技術產業成為經濟的重要支柱。

常州怎么辦?數量眾多的中小企業,它們不像大型國企那樣有多年的技術積淀,也不像外企的技術源頭在國外??伤鼈冇职l展到了一個“青春斷乳期”,必須要通過產學研合作,到大院大所找技術、找人才。

科技創新又需要載體。2005年12月,“常州大學城”改名為“常州科教城”,在已有6所院校的基礎上,又引入研發機構,與常州全市5萬家民營企業對接。

循著這樣的邏輯,2006年,一場轟轟烈烈的接續十余年的“科技長征”從此開始。在這十余年里,縱然常州市委市政府的領導班子多有更迭,但是不變的是,每年三、四月份,市委市政府“一把手”帶隊,領著企業“走出去”對接大院大所,這顯示常州對科技和人才的尊重。

到了五月份,常州則會舉辦一年一度的先進制造技術成果展示洽談會(簡稱“5·18展洽會”),也就是把科教資源“請進來”,把“長征”項目引進來、簽下來,以提高企業的創新能力。

常州市科技局產學研處處長李振華告訴澎湃新聞,對于落戶的研發平臺,常州可謂禮遇有加。要場地給場地,要設備給設備,還拿出真金白銀幫助“起跑”,做到“扶上馬,送一程”。

比如,南京大學常州高新技術研究院于2006年底來到常州,第一年后新增產值8600萬元,而南大從企業得到的技術成果費用也增長了幾倍。據李振華透露,目前南大常州高新技術研究院已與常州多家企業共建了50家實驗室,技術成果費用達到數千萬。

作為常州市推進企業自主創新的“蓄水池”,常州科教城集聚了42家研發機構,中科院、南京大學、大連理工大學、北京化工大學、北京航空航天大學、西安交通大學、北京郵電大學、東南大學等國內一流高校院所以及德國弗勞恩霍夫研究所、牛津大學、德國卡爾斯魯厄理工學院等海外頂尖研發機構,紛紛在科教城設立研究院。作為常州的“創新之核”,這里的科技人才超過2.15萬人,累計入駐創新型科技企業3800多家,成為支撐企業技術研發、產業智能升級的“動力泵”。

對常州來說,當前高質量發展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加需要科學技術解決方案,更加需要增強創新這個第一動力。

產業強鏈:“國產替代”展現“常州擔當”

在新世紀之交,今創集團開發的列車燈具,因為沒有申請專利,遭到外地公司“打假”。幾乎一瞬之間,公司董事長俞金坤意識到知識產權的重要性,于是決定與高校院所合作,“借腦”走一條科技創新之路。

2006年,今創集團與中科院自動化研究所合作的成果,讓其聲名大噪。據俞金坤個人傳記《金色乾坤》描述,其開發的自主知識產權的屏蔽門控制系統,開關門無故障次數達到100萬次以上,實現了高可靠性和穩定性要求,處于國內外領先地位。發展至今,這家總市值近百億的A股上市公司,已經躍升為常州軌道交通產業的明星企業。

走入今創集團的公司展廳,我們可以感受到它的創業艱辛。1988年,43歲的村辦廠廠長俞金坤辭職,東拼西湊8萬元,加上8個人,在一間閑置的房屋里開始創業,廠名為“武進劍湖五金塑料廠”。

32年來,從塑料五金起步的今創集團,在市場經濟的大潮中摸爬滾打,敏銳地捕捉到軌道交通產業的廣闊前景。今創集團從火車電器產品、燈具開始做,不斷上延下拓,延伸至小配件(衣帽鉤、窗簾鉤),并逐步完成火車整體內部裝飾的布局。再往后,又將產品投向地鐵、高鐵,然后進軍海外市場。

通過跨國收購或成立跨國合資公司,今創集團突破了行業關鍵技術,達到國際領先水平。當前,其軌道交通產品已包括內部裝飾、設備、電氣三大系列,涵蓋了門系統、座椅、廚房等千余個細分產品,成為首屈一指的全球軌道交通配套企業。

在常州軌道交通產業上,小俞金坤19歲的戚研所總經理王文虎帶領科研團隊,創造了與今創殊途同歸的奇跡。

戚研所的全稱是中車戚墅堰機車車輛工藝研究所有限公司,屬于央企下屬子公司。它成立于1959年,經過多輪改制,現在也已是常州軌道交通的龍頭企業。

1986年秋,22歲的王文虎從南京工學院(今東南大學)畢業,分配到戚研所從一名見習生做起,設計研發數控機床的刀具。專注科研攻關34年,王文虎也從普通工程師一步步晉升為所長(總經理)。在他的帶領下,戚研所成為擁有3個產業化基地、年銷售額接近50億元的大型企業,主要產品涵蓋軌道交通關鍵零部件、齒輪傳動系統、軌道工程機械等。

在我國高速列車的歷次大提速中,王文虎主導研發的齒輪傳動系統因高穩定性和可靠性,完成了“國產替代”。他也因此先后獲得2006年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、一等獎等獎項。經過更新換代的齒輪傳動系統,后來也裝在了“復興號”上。

“該部件經過60萬公里運行考核,比歐洲標準多20萬公里,設計壽命比‘和諧號’長30年,達到世界領先水平,并獲得了第四屆中國工業大獎?!蓖跷幕⒄f。

在“復興號”列車車廂內,目力所及都是常州元素?!爸灰擒嚰芤陨系漠a品,基本都是今創造的;車架以下的,戚研所等企業也同樣能做”。

依托中車戚研所、今創集團等一批龍頭企業,常州軌道交通產業鏈不斷增強。經過多年發展集聚,已基本具備了產品研發、配套、制造、商務、物流和整車大修的完整產業鏈。目前常州軌道交通裝備及配套規上企業203家,2020年實現產值近450億元。

而像軌道交通產業一樣,常州目前集聚了高端裝備、綠色精品鋼、汽車及核心零部件、新一代信息技術、新能源、新材料等十大產業集群。2013年國家工信部實施“工業強基工程”以來,常州共有16個項目中標,位列全國地級市的首位。

這意味著,在以“國內大循環為主、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”的新格局下,常州將利用自身制造業門類齊全、配套能力強的獨特優勢,在實現“國產替代”、解決“卡脖子”技術難題上走到舞臺中央,為化解我國制造業的“阿喀琉斯之踵”展現常州擔當。

智能變革:常州決勝未來的“殺手锏”

如前所述,中車戚研所的齒輪傳動系統、今創集團的自動屏蔽門系統,還有新譽集團的牽引供電系統,都在軌道交通領域完成國產替代,位列國際領先水平。

即使公眾在乘坐高鐵時不曾知曉這些關鍵部件由誰生產,但并不妨礙它們問鼎各自的細分市場,以“隱形冠軍”的身份默默存在著。

中小企業為了獲取上游整機廠商的訂單,只能埋頭技術研發,要讓自己的產品質量最優、價格合理,才能占據不錯的市場份額。據常州官方數據披露,在這個土地面積只有4375平方公里(在江蘇省居倒數第二)、人口528萬(在江蘇省排倒數第七)的中等城市,“隱形冠軍”竟層出不窮,目前數量已突破200家,超100個產品達到世界先進領先水平。

常州多名官方人士調研發現,德國人口只有8000萬(與江蘇省相當),土地面積僅有35.7萬平方千米(比云南省略少)。德國不算大國,卻是名副其實的工業強國。

“德國制造”享譽全球,其優勢在于現代化產業體系,有汽車制造等四大優勢產業,引領了工業機器人、可再生能源等前沿產業。另外,在全球2734家“隱形冠軍”中,德國就有1300多家,獨占“半壁江山”,且這些企業都是所在領域的全球市場領導者。

作為中國的“智造之都”,常州以機械制造和裝備工業為主的制造業結構、以中小企業為主的企業結構,與德國頗為相似。但產業層次、企業實力、品牌知名度上仍略有待提高。

“常州的經濟基礎在制造業、比較優勢在制造業,未來城市地位的鞏固提升也要靠制造業?!背V菔兄饕I導曾表示。為此,執念于制造業的常州提出,對標“德國工業4.0”,支持企業開展自動化、智能化改造,試圖從“工業制造明星城”蛻變為“國際化智造名城”。

走進位于常州鐘樓區的精研科技公司,只有200多平方米的車間里,27臺智能檢測設備在數據的指令下,有條不紊地運行著,整個車間只有13名工人?!昂迷谘b上了智能云技術搭建的質檢系統,智能檢測設備24小時工作,一天能檢測20萬件產品,比人工檢測效率提高了30倍。以前需要上千人,現在靠這個系統就可以自動完成?!痹摴靖笨偨浝碛蚊鳀|說。

游明東告訴澎湃新聞,品牌手機廠商下的手機鏡頭訂單,對外觀要求極為苛刻,表面不能有任何瑕疵,哪怕是有一個微小顆粒都不行。要是使用人工檢測,一件產品要耗費120秒,“人工成本高,效率低下”。

2016年,精研科技董事長王明喜拍板,與微億智造合作研發智能檢測系統。微億智造公司的智能技術對產品瑕疵進行分析,4秒鐘就能識別出不良品。同時,該系統通過5G網絡將檢測結果傳送到大數據平臺,工作人員坐在辦公室就能了解不良率,據此調整產品的生產參數,達到最優的結果。

隨著生產檢測數據化、智能化水平的提升,精研科技的生產規模不斷擴大,因此也進入了多家知名手機、可穿戴設備、筆記本廠商的供應商名單,為他們提供核心零部件產品。2017年10月,精研科技登陸創業板,發展至今總市值超過60億元。

短短4年時間,常州用上云平臺的企業已超過1萬家,上云設備達3萬多臺套。它們實施智能化改造,建設省級智能車間131個、市級智能車間294個。

常州實現高速智能轉型的奧秘是什么?“以龍頭企業為主導,形成供給、應用同步發展,推動產業智能化轉型?!背V菔泄ば啪指本珠L劉小平如是總結。

澎湃新聞走訪發現,在龍頭企業的引領帶動下,常州的小型企業也按捺不住了。一家名叫達訊電器的公司,只有十幾臺設備,年銷售額三五百萬元。該公司采購了天正工業公司開發的數據采集設備,總經理宋立根據每臺設備的實際數據,調整工序和排班,效率提高近20%,“沒想到,我們一家小公司也能實現智能化?!彼瘟⒄f。

據《人民日報》報道,抽樣調查數據顯示,企業智能化改造后,常州智能車間產值提高約70%,單位產值成本下降約20%,單位產值用工下降約50%。一大批智能工廠和車間投入使用,讓常州制造業面貌煥然一新,由此舊動能全面激活、新動能蓄勢待發,為常州的經濟列車加速跑起來換上了“新引擎”。

前瞻布局:以新興產業謀“換道超車”

“傳統制造要煥發新的生命力,關鍵是注入新技術、新模式,實現智能化轉型?!背V菔袥Q策層決定,從2021年起,啟動實施數字產業倍增計劃,加快發展數字經濟,深化大數據、云計算、人工智能等技術應用,以新技術、新業態、新模式賦能傳統產業,推動生產、管理、營銷模式變革。

對于代表著科技和產業發展新方向的戰略新型產業,常州表示,要抓緊形成“動力源”,在“十四五”期間,打造集成電路、工業機器人、工業和能源互聯網、智能網聯汽車、碳復合材料、生物醫藥、空天信息、5G通訊等八大高成長性產業鏈。

或許是囿于蘇州與無錫的夾縫之間,常州長期陷入“大的產業不新、新的產業不大”的尷尬,深刻的憂患意識油然而生,令其學會抓住時機超前布局。

2010年,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物理學家安德烈·蓋姆和康斯坦丁·諾沃肖洛夫,從石墨中分離出石墨烯,因此共同獲諾貝爾物理學獎。石墨烯,是目前最薄、強度最大、導電導熱性能最強的新型碳材料,被稱為“新材料之王”。

第二年,常州市、武進區兩級政府出資5000萬元,成立了全球第一家專業從事石墨烯研發和產業化的機構——江南石墨烯研究院,在全國率先布局石墨烯研究。同年,總投資20億元的石墨烯科技產業園在常州西太湖科技產業園啟動建設,開啟了常州石墨烯產業化之路。

常州第六元素材料公司是最早進入產業園的石墨烯企業,2013年,該公司投產了全球首條年產100噸石墨烯粉體生產線。公司研發中心副總監唐潤理表示,作為一種新材料,石墨烯一方面要投入高昂的成本用于研發,另一方面又面臨漫長的市場驗證周期,多種因素疊加致使推廣應用受限,讓該產業一度陷入了停滯期?!艾F在成本已經降下來,性能也漸漸被接受,行業發展正處于爆發前夜?!?/p>

與有些城市踩到新能源汽車賽道、項目發生“爛尾”相比,常州引入的另一新能源汽車整車項目“理想汽車”讓外界艷羨不已。2016年仲夏,理想汽車瞄準新能源汽車領域,將生產基地落戶常州武進國家高新區。項目總投資50億元,打造中大型新能源SUV,一期設計產能10萬輛。

理想汽車的生產車間

理想汽車的生產車間

這是一次“情投意合”的結合。理想汽車創始人李想對媒體表示,在項目選址時,他跑了國內很多城市,落戶常州武進高新區是因為這里已形成規?;闹悄苎b備制造產業集群,汽車零部件配套廠商可以本地供應,科教城內眾多高校也有著很大的人才優勢。

公開數據顯示,“理想ONE”于2019年12月正式量產交付后,在短短的一年時間里,該款車型銷量突破3萬輛,產值一舉突破百億。

這份成績讓人驚嘆。而理想汽車所在的常州武進高新區,也希望通過“理想汽車”這一新能源整車項目帶動相關聯的零部件企業集聚發展,力爭在“十四五”期間新能源汽車產業規模達到500—600億元,為常州智能網聯汽車產業實現千億規模做出貢獻。

澎湃新聞走訪調研發現,包括碳復合材料、智能網聯汽車在內的八大高成長性產業鏈正呈現以點帶面、齊頭并進的發展態勢。在常州多名政府人士看來,假以時日,這些新興產業展現出的超強爆發力,或將再造一個新常州,助其在激烈的區域競爭實現“換道超車”。

黄色网自拍